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FAST TRACK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行业新闻/NEWS

暴风集团:无法控制暴风智能经营活动 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2019-08-02 11:16

暴风集团:无法控制暴风智能经营活动,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431,暴风集团)回应了安排其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暴风智能)出表的原因。   7月31日,暴风集团回复深交所两天前下发的关注函称,公司仅对暴风智能拥有少于半数的董事席位,无其他任何受托、潜在表决或合同安排等其他权利,对暴风智能的经营活动无法控制,因此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33号-合并财务报表》之规定不再将暴风智能纳入合并范围。   7月28日,也就是暴风集团公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同一天,暴风集团发布《关于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称,该公司的控制子公司暴风智能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7月29日,也就是暴风集团表示不再将暴风智能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的后一天,深交所火速下发了关注函,其中一项就是要求暴风集团结合暴风智能的股权结构、暴风集团拥有的表决权比例以及董事会席位等情况,说明暴风集团拟不再将暴风智能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合理性、对公司的影响,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   7月31日,在对关注函的回复中,暴风集团详细阐述了《企业会计准则第33号-合并财务报表》的相关规定,并表示,投资方应当在综合考虑所有相关事实和情况的基础上对是否控制被投资方进行判断。   公告进一步解释,公司不再将暴风智能纳入合并报表的主要依据为公司持有暴风智能的股权比例为22.5997%,同时暴风智能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其中公司直接委派2名,仅占2/5席位。公司失去对暴风智能的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暴风智能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公告称,综上所述,公司仅对暴风智能拥有少于半数的董事席位,无其他任何受托、潜在表决或合同安排等其他权利,对暴风智能的经营活动无法控制,因此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33号-合并财务报表》之规定不再将暴风智能纳入合并范围。   关注函中,深交所还问询了暴风控股有限公司(暴风控股)向北京忻沐科技有限公司(忻沐科技)转让暴风智能6.748%的股权的原因,价格是否公允,暴风集团放弃优先受让权的原因,以及忻沐科技与暴风智能或董事、 监事、高级管理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对此,暴风集团称,暴风控股转让部分暴风智能股权系依照其意愿交易,交易价格系交易双方的协议价。公司放弃优先认购权主要系暴风智能的负债较高,公司已在合并报表中承担其较大亏损,继续增持不利于公司的持续经营。因此,公司不再继续增持暴风智能股份。经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忻沐科技与公司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   天眼查数据显示,暴风控股成立于2015年6月3日,注册资本20000万人民币。而暴风控股的疑似实际控制人同样是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鑫。   就此看来,如果暴风集团优先受让暴风智能6.748%的股权,相当于这部分股权从冯鑫作为实控人的一个公司转让给其作为实控人的另一个公司。所以,决定安排暴风智能出表的暴风集团显然不会这样做。   暴风集团与暴风智能的关系始于2015年。2015年,也就是暴风集团上市元年,暴风集团以1.3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暴风智能,暴风TV)的前身——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暴风统帅),当时的持股比例为30.37%。   然而,暴风TV从2016年起年年巨亏,其运营主体暴风智能从2016至2018年分别亏损3.58亿元、3.20亿元和11.91亿元。   暴风集团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中,曾披露了2018年暴风TV的毛利率:互联网电视业务受融资进度影响,库存备货不足,收入同比下降29.76%,且为加大市场占有率,采取低价销售的政策,毛利率由上期的-7.15%下降至-31.97%,赔本赚吆喝的效果并不算太好。澎湃新闻记者在暴风TV官网看到,目前列出的多款产品均处于“暂时缺货”状态。   2019年5月,据红星新闻报道,多位暴风TV员工透露,他们各自从区总那里收到了“遣散”通知,其中提到总部正式发出通知,队伍宣布解散。   而暴风集团当时的说法是,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暴风智能已经搬离该地址,暴风智能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暴风智能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目前暴风智能的融资事项仍在加紧推进中。   不过,就此,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暴风智能前员工,他的说法是,新的办公地点——中国高科大厦,并没有暴风TV员工上班。   据受访员工介绍,今年5月,暴风智能各部门的领导让员工签订《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协议中提到,收到本协议第2、3条所述的全部款项(工资、加班费、差旅费等)后,乙方自愿放弃其他一切权益,甲乙双方再无任何争议和纠纷。据他讲述,从2018年12月直到2019年5月公司解散,被迫辞职,他都没有收到工资。   对于这一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暴风集团方面进一步置评。   7月30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近期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被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内部人员稳定。   至于暴风集团的总部的状况,7月30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在位于北京的暴风集团总部看到,员工仍在正常打卡上班。有员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现在工资仍然能正常发放,上下班都还正常。然而,位于首享科技大厦10楼的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海淀分公司管理层的办公室已是人去楼空,办公室内连办公桌椅等都已被清空。

   


上一篇:中国证券报:近期国内降息概率小   下一篇:没有了